【編輯室報告】

世紀末卑微的希望

文/何榮幸

年總有很多新希望,但以台灣整體傳播環境而言,希望還是不要許得太多,否則失望會更大。

除了經濟可能持續不景氣之外,影響台灣傳播環境能否健全發展、新聞專業尊嚴能否提昇的因素,今年看來只會更不樂觀。不要說什麼「跨世紀願景」,台灣媒體不要完全被淹沒在商業化、八卦化、偷窺化的洪流當中,彷彿已是世紀末最卑微而真實的希望。

從結構面觀察,台灣傳播環境今年即將出現下列變化,這些變化具有什麼樣的社會意義?新聞工作者在這些趨勢中又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值得所有關心台灣媒體發展者深思:

●媒體與政治的糾葛──解嚴前是「兩大報老板身兼國民黨中常委」時代,解嚴後變成「兩大有線電視集團老板身兼國民黨中常委」時代,連民進黨中常委也搖身成為電視台董事長;媒體數目看似多元開放,但媒體與政治的糾葛不清卻「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更別提眾多身兼立委

●三台股票上市──中視股票今年率先上市後,台視、華視也將跟進。從某個角度來說,在野黨與社運人士長期呼籲的「黨政軍退出三台」、「三台釋股給全民」等主張終於得到形式上的實現,但政治力的箝制在三台釋股後就會完全消退?財團力量介入後,對於新聞專業會不會造成

●SNG與隱藏式攝影機帶來的媒體暴力──電子媒體與影像文化愈來愈強勢之後,SNG與隱藏式攝影機代表的「鏡頭即真相」哲學將無限上綱,電子媒體對於受訪者(尤其是弱勢族群)人格權、隱私權的侵害也愈來愈令人憂心。本期【傳播驚爆點】即以電子媒體處理同志人權為例,對

●新聞專業與新聞自律的發展──剛剛落幕的三合一大選就像一面鏡子,從各個角度再次映照出台灣媒體新聞專業與新聞自律不足的問題,本期【特別企劃】提供的反省,將是觀察今年總統前哨戰媒體表現的具體指標;我們必須再次指出,新聞工作權才是新聞專業、新聞自律的最重

雖然台灣各個角落都有新聞工作者奮鬥不懈的微光,但閃爍在傳播結構問題幽深沈重的夜空裡,這些微光似乎顯得更加渺茫黯淡。

不過沒有人規定新年一定要許三個願望,願望真的不必太多、太沈重,只要台灣媒體在今年能少一點點商業化惡質競爭,多一點點理想色彩與人文、弱勢關懷,新聞工作者的處境至少不要更惡化,這種卑微而真實的願望就夠了。 (作者為「目擊者」總編輯) {MW}


回第九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