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從「吳宗憲現象」看流行文化

────流行文化中的個體自主性何在﹖

文/張錦華


「我們必須重視當今媒體所傳遞的文化價值觀,雖然我們不一定有一致的答案,但至少已問對了問題。」──Center for Media and Values.

何謂流行文化? 為什麼流行?

 本文所討論的流行文化現象,是以電視為例,主要原因是電視已經是當代最強勢的媒體,相關的調查統計指出,一般人平均每天看電視的時間已經長達兩個小時以上。因此,我將先以一個最近的電視流行人物的爭議談起:

 如果有人問:吳宗憲是不是流行文化?大概一般人都會同意;但是一定也有人會覺得奇怪:我根本不喜歡他,他賣弄滿口髒話,嘲笑別人,很多人也都不喜歡他,怎麼會那麼流行呢?是誰定義「流行」呢?

 「流行」這個名詞確實很弔詭,英國著名文化研究學者Raymond Williams曾指出「流行」的含義,有四種較普遍的說法:

 第一種就是很多人喜歡的,這是從閱聽人層面描述流行是一種大量的現象,較沒有什麼貶意,甚至因為具有大量的意思,還有點正面的令人羨慕的意義,典型的例子大概就像現在收視率高的節目、點播率和排行榜高的歌曲,賣座好的電影等。不過,「閱聽人的數量」並不是社會上所理解的「流行」現象的全部內涵,還有以下其他意涵。

 第二種含義是:較次級的作品,意思是說「正統」的藝術作品就不算流行文化,所以帶有貶抑之意。類如「滿江紅」雖然很多人也會唱,但通常不認為它是流行歌曲,而排行榜上眾多的流行歌曲則是。

 當然,這是帶有品質貶抑的定義方式,近年來已遭到許多批評,最重要的瑕疵就是:誰有權力提出評判的標準?這樣的評價是符合了誰的品味?誰的利益?八○年代興起的文化研究學者認為,是社會的資產階級用自己的品味標準去貶抑歧視其他階層(如勞工階層的喜好)。因此,將作品的所謂「藝術水準」作為流行文化的定義,往往淪為社會中既得利益階層的文化壓迫。

 第三種意義是:刻意要去迎合人們一般口味的作品。這個定義是從「創作者」(包括媒體工業)的意圖來界定,如果是以迎合市場喜好為主,而不是純粹為了藝術的理念或其他非市場考慮因素,就是流行文化了。當然現在眾多的媒體、出版社、唱片公司等等,都可以看出其製作的意圖是以銷售為考量,而非其他藝術或專業理念。

 就以電視新聞的表現為例,原本新聞的選擇與播放已發展出一套專業的新聞價值判斷,例如應追求真實、平衡、服務公共利益和民主人權。但是台灣近年來有線電視開放造成惡質商業競爭後,電視公司為了競逐收視率,竟然虛擬事件、凸顯血腥畫面、甚至將色情包裝成新聞播出,造成連鋼管秀、猛男秀都成為「流行」。這就是只顧市場利益,缺乏專業理念的「流行現象」,而且是典型的由龐大的媒體工業大量製造,強迫播出的結果。

 第四種含義是:來自於民間的,在民間自行流傳的作品。相對於第三種含義,這裡是指作品並未透過文化工業的企業手法,並未作大量的企畫行銷,而是作品投合一般民眾的嗜好口味,自行在民間流傳,像台灣早期的歌仔戲、布袋戲等大概就可以說是民間流行的娛樂。雖然這些早期的民間野台戲也是要投合閱聽人的口味,不過,由於它不像當代大型的媒體企業,有龐大的投資宣傳來「虛張聲勢」,因此,它能受到民間的歡迎,通常可以說是由於民間確實有此喜好口味。

 在以上的討論後,再來回答本文一開始的「吳宗憲現象」的問題,我們就可有較深入的說明。一般人認為吳宗憲現象是「流行文化」的原因,因為他的節目收視率高,但是他的節目大概也被一般人認為是水準不高,但如果有人說:我就是喜歡他的口才、機智,誰有資格說我水準不高?那麼,流行文化的第三種定義指出:這些節目其實是文化工業大量製造、大量推銷的節目,並不重視專業理念。而且由於這是媒體工業大量製造與推銷的節目,因此,顯然這並不屬於民間自行流傳的作品。

 不過,也許有人會問:收視率高不也等於許多人喜好嗎?這個問題就需要進一步再討論幾個更深入的概念,也就是什麼是「收視率」?「收視率」的測量真的能夠代表「大多數人」的喜好嗎?這些數字只是開機關機轉台的「動作」,還是對節目內容「喜好」的內涵?而「大多數人」的喜好,就是「應該」多多播出的嗎?

 其實,目前收視率的測量方式(只是記開機關機轉台的「動作」),收視率的樣本戶數量,樣本戶的教育程度、分佈地區等,都受到許多質疑。一般認為其代表性不夠,許多電視台的收視率差距往往只在百分之三以內,這個數字恐怕仍屬於抽樣誤差的範圍之內,因此,流行與否,從收視率來看,其實是霧裡看花,愈看愈霧煞煞。更不要說,收視率根本無法代表民眾對節目內容的評價了。即使收視率能夠計算得很精確,我們必須思考另一個問題:亦即追求高收視率應該是媒體的最終目標嗎?事實上,發生重大犯罪或災難時,收視率最高;此外,色情暴力畫面也最容易 刺激人類感官,收視率也最高,但是難道我們可以由此推論電視台「應該」大量的播出犯罪、災難、色情、暴力嗎?

 事實上這個邏輯當然不能這樣推,因為「流行」本身不應該是傳播的最終目的,它也根本不是一個具有規範意義的標準。就像新聞不能只顧收視率而罔顧新聞專業一樣。這當然不是「品味」高低的問題,這是一個「社會正義」的問題。為什麼是「社會正義」的問題呢?這就牽涉到流行文化的表現內容和方式了。

流行文化(主流文化) VS.弱勢文化

 其實,當媒體工業試圖迎合所謂的多數閱聽人市場時,流行文化就成為主流社群的文化,這個主流社群,可能是傳統「父權社會」觀點下的男性,也可能是「漢民族」,也可能是本土主要的宗教社群等等。

 於是,吳宗憲(其他「流行」的男主持人也有很多如此)脫口笑話中,不斷地以男性的窺視目光、語言、肢體動作嘲弄女性主持人、來賓、觀眾的身材夠不夠性感,質疑其女性角色,甚至隱含性騷擾;「漢」民族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運用刻板形象開其他原住民族的玩笑,「國語」族的嘲諷「客語」族的「怪腔怪調」;「中產階級」嘲笑「較低階層」的文化品味等等,不一而足。

 這些節目內容表面上看似爆笑幽默,但是這些例子中的弱勢族群的個人尊嚴受到傷害、社會角色受到歧視、族群地位受到打擊,但是他們的不滿卻僅是收視率數字中的零頭,是廣告商不在乎的少數,位居社會發言管道微弱的邊緣,除非透過特定的動員和媒體策略,否則就很難成為文化工業中迎合的對象。

 於是流行現象往往是踩在歧視少數族群的尊嚴上起飛的數字,因此當流行文化為了迎合主流族群的意識形態時,其內涵往往大量再製刻板形象,歧視女性、原住民,及其他次文化群體等等,惡化社會不平等、傷害弱勢族群的權益、激起弱勢族群的不滿與憤怒。這當然嚴重危害社會正義,近世紀的族群衝突激起了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爭取多文化觀點的尊重與權力分配等,正是主流文化歧視弱勢者的不正義現象的結果。

結 語

 本文簡短地討論了流行文化的定義,指出一般人對流行文化的認識,包括多數人喜歡、品味不高、文化工業的行銷,以及人民自發的喜好等四種意涵。同時,本文進一步指出,由於目前文化工業的大量投資與行銷手法,民眾自發的喜好較不明顯,而多數人喜歡的現象往往是收視率數字和大量廣告刊播所造成的結果,其主要問題並不僅是品味的高低與否而已,因為品味的評價涉及判斷者和判斷標準的爭議,易流為社會既得利益階層維護其文化優勢的工具。

 但是本文再進一步指出,流行文化工業由於競逐主流市場品味,即使擁有較高的收視率,我們也必須再面對兩個問題,一是收視率調查本身的限制,其樣本戶是否具代表性,以及其收視數字不具有對內容的評價;二是收視率本身不應該是規範性目標,因為迎合主流族群的結果,其流行文化內容往往充滿對弱勢族群的歧視,目前最明顯的莫過於對女性的物化、性騷擾等現象了。

 因此,我們反省流行文化,就社會正義的觀點來看,其實也就是在反省我們社會中主流勢力的意識形態對弱勢族群的傷害,以及在這種文化工業的操作手法中,我們個體的自主性何在? (作者為台大新研所副教授){MW}


回第十九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