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媒體看候選人

吳敦義 成也媒體,敗也媒體

文/劉志洋

來就沒有選戰像這次的高雄市長選舉一樣,勝負關鍵繫於一卷錄音帶與一支錄影帶,其中這卷錄音帶又牽涉到吳敦義與女記者之間疑似有打情罵俏言語,在選戰中佔有極關鍵性角色,吳敦義與媒體互動關係如何,也成為此次選舉中另一個引人關切的

 當過十六年行政首長的吳敦義出身中國時報,無疑是目前新聞媒體工作者投身政治中,擔任公職層級最高者,即使是吳敦義剛選上台北市議員時,都還兼任中國時報的主筆,可以「雙重監督」市政。

 這種經歷讓吳敦義有豐沛的政界與媒體人脈,也使吳敦義充分了解媒體運作邏輯,特別是老東家的刻意照顧下,吳敦義有著與別人不同的媒體優勢。吳敦義手上現在還戴著一隻中時社慶紀念表,好讓「每個脈搏都與中國時報一起跳動」,吳敦義在選不選之間猶豫時,也曾傳出 要回中時接任社長職務,台灣政壇中幾乎沒有一個人像吳敦義這樣與媒體有如此良好關係。

 除了優於常人的媒體背景之外,吳敦義個人的親和力也與媒體記者互動良好,唯一較讓市長室記者抱怨的是,吳敦義在選與不選之間一扯一年多,讓市長室記者每天要在吳敦義言語的字裡行間推敲、賭注、押寶,也有大報特派員斷言吳敦義要參選立委,直到吳敦義謎題揭曉,的確 讓很多人跌下椅子。

 選舉期間,吳敦義雖然擁有先天媒體優勢,但是吳陣營採取「波紋不興」戰術,避免主帥與對手正面交鋒機會,不讓選情激化,吳敦義忙著拜訪基層,其實與媒體接觸時間不多。先期取得領先局面的吳敦義並不刻意爭取曝光,僅由發言人陳哲明(公孫策)與盧明志負責反擊回應, 除非不得已,不親自回應。

 吳敦義四年前大敗張俊雄,靠的是婦女票,巧合的是,主跑市長室的記者以女性居多,她們也多欣賞吳敦義,所以議員候選人陳春生公佈吳敦義「桃色錄音帶」時,就引起坊間蜚長流短,錄音帶的真偽雖經鑑定,委託國外專家都說沒剪接變造,但真正具有效力的調查局卻含混不清, 不敢確定。不過一般高雄新聞界人士的看法是,該女記者與吳敦義夫人蔡令怡情同姊妹,吳敦義與該女記者應無曖昧,最多也是言語間調侃而已,因為那段時間裡大家壓力都很大。

 有趣的是,市長室記者多支持吳敦義,但是其他路線的記者就未必喜歡吳敦義,甚至彼此之間會起爭議,因此在平常的市政報導中,就是一邊批評,一邊反駁,不過大體說來也還相安無事,因為媒體總要求取報導平衡。

 但這種情形也將要有所改變,市長「換人做做看」,市長室新聞也得「換人跑跑看」,各媒體在選後幾乎都重新檢討路線,特別是平面媒體的市長室記者大多有調線請求,也與謝長廷就任市長同時期發布新路線,高雄市政新聞或許將會有新局面出現。(作者為高雄地區新聞工作者) {MW}


回第九期目錄